Free

日出(上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日光透过窗户,洋洋洒洒地落在桌上。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,在寂静的屋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      鸣人停下笔,站起身,活动一下因长时间工作 变得僵硬的身子。窗外,放学的孩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,时而说笑,时而玩闹。下班了?他揉了揉发肿的太阳穴,急急忙忙动身。今天是佐助的生日。但基于彼此的立场,两人几乎没有什么私人时间;要与甚至离开木叶生活的佐助见一面,一个月光有一次两次就谢天谢地了。先前,试探性的写信问『快到佐助生日的说,一起出来庆祝一下吧』,被回以『啊,最近很忙看情况吧』这种不确定的答案。
      『果然爱和爱的程度有差吗……』 鸣人吐出了今天不知第几次的叹息。马不停蹄的赶到约定海岸,反复拍打的浪花渐渐涨为满潮,告知了夜晚不久将来临。还是没来吗……呆呆注视着夕阳下开始染红的海,没有见到佐助失望瞬间侵满大脑。该不会这样就渐行渐远了吧……约定的时间是日落时。现在太阳已经西下,至东边能看见月亮。自己也是站在百忙之中硬挤出时间的立场,一直赖在这里这里发风在瞬间呆叹气也无济于事。
『——————?』
       忽然间,背后突然察觉到什么气息,鸣人转身进入防备状态,马上又放下了警戒,熟悉的气息围绕在鼻尖,『佐助吗?』声音中掩不住雀跃。风在瞬间轻柔而过,佐助的身影溶于风中渐渐浮现。小声念着『又用了什么奇妙的术式啊你』,对方只是赏了他一脸一如往常的傲慢神情。
        忍不住将人拉入怀中,贪婪的索取着他的气息。『还以为你不来了』覆在腰间的手随之又紧了几分。『啧,一上来就闻,你属狗的吗?』沙哑的声音中掩盖不住的疲惫。『因为是佐助所以永远闻不够吧的说』他就是那只飞向火焰的蛾子,或许粉身碎骨却甘之若饴。
        『真是的。』轻轻的,向前倾的身躯,依偎靠在鸣人肩头。这主动亲密的动作,让鸣人感到自己的心跳一口气直直往上冲。『佐……佐助?』按理说,这种冲动的话出口后,早就会被揍一顿了。这具身子却毫无动作,甚至还意外的乖巧。
        耳边微弱的呼吸声规律又深长。大概睡着了。鸣人轻轻将其抱起,细细看下,白皙的肌肤始终没有增加血气的迹象,眼睛下有淡淡的黑眼圈。恐怕是极度睡眠不足吧。在这种状态下还坚持来见自己,这点固然让他开心;但却他勉强自己了,令他心中泛起疼痛。
      碎碎念:明年之前会有下阕!

呜呜我爱太太qwq

@Izutoki 您真的超级棒!!!!!(ㅅ´ 3`)♡

R级注意!!!!!!!!写试卷时灵光一现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无邪

吴邪却不无邪。
七星鲁王宫踏入谜的海岸。
怒海潜沙揭开铁三角的序幕。
秦岭神树显示令人恐惧的力量。
…………
一切的一切,
你所经历的,
你一直追寻的,
你所背负的,
让我这个书外人感同身受。
你不知道的是,
当你被困在墓道时,我的焦虑与紧张。
当你认清所背负的命运时,我的难受与不舍。
当你步步为营机关算尽置生死于度外时,我的心疼与理解。
你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我,
在书外,
为你默默流泪,
为你打抱不平,
为你加油鼓劲。
生日快乐,吴邪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来自书外人的祝福

【胜出】相悦(上)

小胜一直讨厌我。
绿谷久出想。
或许是在知道他没有个性的时候,
或许是他在欺负他的时候,
或许是他在拍开他递过来的手的时候,
或许是他在叫他废久的时候,
或许是……
绿谷久出揉揉眼,直愣愣的看着前面的一团金色,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。
在绿谷久出眼里,爆豪胜己是强大的,帅气的,而他则一直在他的背后追逐奔跑,把他看为自己的目标。
而现在好像混入了别的情感。
每当看到爆豪时总是经不住的喜悦,
每当他靠近是心总是跳个不停,
每当和他说话时总会红了耳尖,
绿谷久出茫然了,慌乱了,
这什么感情啊喂!
他晃了晃脑袋,便继续看着前方的金色出神,这就是他的太阳。
忽而前面的人回过头,好似感受了他的目光
“一直盯着老子干嘛,废久”
“哎哎……”名叫绿谷久出的少年慌忙掩盖住眼睛里的情绪
“没看小胜啊”说着便迅速转过头,一抹红悄然爬上耳尖
“啧,废旧果然是废久。”金发少年说着就要转过身。
“等等小胜!!”绿发少年红着脸低头看着手,脸上的雀斑在红晕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可爱
“晚……晚上一起吃饭吗?”
tbc.
食用愉快!幼儿园文笔ooc见谅…
祝米娜新年快乐!